亚搏登录_亚搏手机在线登录首页

专业创造美丽威海
专业    厚德   正气   担责
多元发展    兼容并包   进取创优   行业领先
品质立身    厚重守信   拥抱未来
打造精致威海新名片

当前位置:亚搏手机登录主页 - 党群工作 - 廉政建设

每周一案:一手把脉问诊 一手袖里吞金

作者:    发布时间:2022-04-22

古有所云:“医无德者,不堪为医”。对于医生来说,无恒德者,关系到人命死生。唐某某于2004年2月担任桂林市第三人民医院院长,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利长达13年之久,一手把脉问诊,一手袖里吞金,甘于被回扣“围猎”,堕入违法犯罪的深渊。
    2020年6月,桂林市纪委监委给予唐振祥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随案移送。2020年12月,唐振祥因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
    坍塌的信念——精神上“缺钙”,就会得“软骨病”

唐某某出身于普通家庭,勤俭节约、真诚老实是父母教给他的品质,学医后成为一个济世良医更是他的梦想。1985年,唐某某如愿成为桂林市第三人民医院医师,彼时的唐某某,是有追求、有干劲的,凭着钻研和奋斗精神,在组织培养下一步步成长,2004年,便成为桂林市直医院最年轻的院长。随着职务的提升,他没有对自己提出更高的标准和要求,思想上鬼使神差的偏离让理想化为泡影,他没有想到,自己因贪婪早已感染了“病菌”,最终发展成不可救药的重症。

“以为卫生系统的商业贿赂是共性问题,大家收,我也可以收,收受贿赂又没有损害国家和集体利益,不收反而是便宜了商家。”2006年春节,一药商送来20万贿款时,唐某某动摇了,这是他收受的第一笔大额贿款。防腐的意识堤坝一旦开口,再牢固的意志也终将被钱利吞噬。

另外一个器械商在知道医院要买CT及大型X光机后找到唐某某,唐某某要求他将产品降到全国招标最低价,额外附送一台彩超设备,并且分期三年付款。事成之后,器械商送了唐某某40万元。唐某某当时并未意识到这是违法违纪的行为,还自认为帮单位节约了钱,这是应得的“辛苦费”,就想当然地收下了。

面对一拨拨的药商、医疗器械商的“围猎”,他开始自我膨胀,把一笔笔巨额“回扣”装进个人腰包。每年医院购置设备花费上千万元,而唐某某的“回扣”就高达整个设备价格的十分之一。此时,他已从“亚健康”逐步“病入膏肓”。

脱缰的权力——同流合污,滥用权力无“底线”

古人云,与善人居,如入芝兰之室,久不闻其香;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唐某某在忏悔录中写道,医疗器械商周某为了与其接近,在他居住的楼下购买了二手房,一来二去双方熟络起来,成为朋友,开始一起吃喝打高尔夫球。平日里,唐某某也会接受周某安排的酒席,邀请医院其他领导及同事一起吃饭,甚至接待领导也会要求周某买单。在2017至2019两年间,唐某某接受周某安排在桂林高尔夫球场的活动共20余次。在唐某某的“牵线”下,周某认识了妇女儿童医院院长助理蒋某某等院领导及设备科科长刘某等中层人员。通过这层关系,蒋某某每年会从医院年度采购项目预算计划里选几个项目给周某做,之后设备科会根据周某提供的参数制定一套有利于其中标的招标文件,再找几家公司陪标。这样操作后,周某公司的投标产品最后都会顺利中标。在2016-2019年间,唐某某前后三次收受周某贿赂共180万元。

“糖衣炮弹”的攻击之下,唐某某慢慢沉溺于运用“隐形”的手大肆捞钱。另外一个器械商邹某是他多年的朋友,在唐某某当上院长后,也利用“院长朋友”的身份迅速扩大自己的业务,五年来共行贿250万元。慢慢地唐某某对收受老板红包礼金,安排老板买单习以为常,并开始主动出击,满足自己膨胀的物欲。2017年和2019年春节,唐某某主动要求邹某安排全家去江西和西双版纳旅游过年,并由邹某支付全部费用。

在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后,唐某某仍然心存侥幸,非但不收敛不收手,反而更加肆无忌惮、任性妄为。在党的十八大后利用职务便利为医疗药品器械商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达1680万元,胆大妄为到了令人吃惊的地步。

美丽的诱惑——潜规则大行其道,“采购”成为腐败重灾区

“药品、医疗器械采购等岗位出现小人物大贪腐,很多情况下是因为拥有自由裁量权。”某医院纪委书记解释,从程序上看,医疗设备采购和药品采购程序相当严格,要层层申报,需经道道关口,然而事实却往往演变成暗箱操作的“遮阳伞”,通过“明招暗定”的做法很容易使公开招标采购成为形式和过场,变为个别领导干部进行权力寻租的“遮羞布”。

唐某某在位时,对纪委及医院监督制度置若罔闻,为了逃避监管,他将医院纪委书记办公室有意安排在另外一栋楼。设备采购专家论证委员会和采购询价委员会也形同虚设,由于有唐某某、蒋某某、刘某等人的关照,加上设备项目又是以器械商的代理设备为基础参数,器械商顺利中标轻而易举,采购项目成了唐某某大肆捞金的工具。

唐某某回忆,最初药商找他谈合作时,他也心存顾虑,一口回绝,但看到其他人收受回扣却从未受到处罚,他逐渐用“说明这个钱是可以赚的”说服了自己,最终走上了以权谋私的道路。

“本以为药商和自己是同一根绳上的蚂蚱,不会指认自己,却没想到最后都是一场空。”唐某某忏悔道。根据多名药商的供述,桂林市纪委监委掌握了唐某某利用职权谋利的问题线索。据统计,2006至2019年间,唐某某长期非法收受他人的财物、礼品礼金共计1883万元。

自己种下的苦果只能自己尝。在忏悔录中,唐某某写道:“最近脑海中经常会浮现出家人们以后的生活场景,儿子出到社会上抬不起头,一辈子背负‘罪犯的儿子’恶名;父母走在路上,别人在背后议论‘他儿子去坐牢了’。想到这些,泪流满面。”在留置点手写忏悔书时,唐某某数度哽咽:“不懂法律,做了违法犯罪的事,现在是罪有应得。


Baidu
sogou